首頁>資訊列表>映客、虎牙發布財報 直播行業並未落幕

映客、虎牙發布財報 直播行業並未落幕

2019-07-02 19:14:04

/

王思聰宣布熊貓直播成立時,表明此次的投資和以往不同,他將親自出任CEO要以創業者的身份來處理和熊貓直播之間的關系。然而王校長親自站台的熊貓直播宣布倒閉,讓圍觀群眾驚呼直播命短。


直播的春天也許已經走了,但是已經上市的這兩家直播平台映客、虎牙近期發布的財報卻還可觀。背靠金主自帶流量的直播平台走向倒閉,直播領域的盈利模式必然是存在一定問題的。但是我們從公開數據能夠了解到,直播平台仍然被市場需要,該領域的頭部玩家仍然是當下能賺錢的香餑餑。直播或許仍未有健全的生態閉環,但是它的江湖還未落幕。


頭部玩家均手握盈利 為何熊貓走向了倒閉

熊貓直播平台創辦於2015年7月,平台問世就展現出了大手筆氣質,簽約明星,與衛視和制作公司合作推出項目,營銷力度不可謂不大。但是幾年過去了,備受關注的年輕平台卻早早的脫離第一梯隊,走向了末路。熊貓究竟做錯了什么呢?


據公開信息了解,2018年映客實現營收38.6億元,經調整後的淨利潤為5.96億元,公司月活躍用戶為2550萬人,並且映客當前手握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存款及理財金額共計33.13億元。虎牙直播2018年總營收達46.634億元,淨利潤為人民幣4.609億元。陌陌從2017年Q4到2018年Q4連續16個季度實現了盈利,直播服務營收占總營收的比重幾乎都在76%以上。鬥魚2018年收入超過40億元,並計劃年內啟動赴美上市。


從最近公布財報的公司情況來看,直播依然是簡單粗暴的盈利領域。熊貓直播朝著“泛娛樂直播平台”的戰略方向努力,獨立融資最後上市是熊貓直播的目標。按理說娛樂沒有盡頭,但是直播市場的容量卻沒有放下熊貓直播的野心。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熊貓直播有流暢的用戶體驗,之前也因為直播IG獲勝的英雄聯盟決賽博得了版面。突然之間黯然退場讓人不解,或許這才是經濟寒冬下,互聯網創業市場的殘酷現狀。


2018年起,熊貓直播陸續被曝出拖欠主播工資,資金鏈斷裂等新聞。熊貓直播也曾有意重組,負債超7億元。相關負責人表示是因為“長達22個月內沒有任何外部資金的注入”,也曾“尋找了至少5個潛在投資方”,但無法補上資金缺口。


外部資金仍是驅動力 缺乏造血能力扼住了直播咽喉

熊貓直播被資金扼住了咽喉。直播平台的收入來源主要依靠打賞分成,因此主播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資源,而誰能支付得起水漲船高的主播工資誰就能在直播平台稱霸,外部資金就是直播模式的核心驅動力。


1、高薪引進頭部主播,造成了內部貪腐等問題

熊貓TV曾經高薪挖到了遊戲領域的多名主播,比如PDD、若風、王師傅等等,甚至一度抬高了行業主播的薪酬水平。據了解2016年頂尖主播的簽約年費用已經超過了2000萬元每年。王思聰給到PDD的簽約費用大概為6000萬。近期鬥魚簽約全網擁有2000多萬粉絲的王者榮耀主播騷白,而傳聞鬥魚給騷白的簽約費是2億人民幣。簽約費用對直播平台現有模式來說是筆不得不出,並且只增不降的支出。然而這么高昂和大批量的費用支出在平台內部也造成了貪腐的可能。單純的燒錢模式,要匹配高回報率,一旦收支不平衡,或者其中有人抽水,平台也很容易走向崩塌。


2、盈利模式單一,停止外部輸血就只能停轉

直播盈利模式非常脆弱,打賞分成、遊戲聯運、廣告及會員增值服務是現在平台所有的盈利來源,然而卻全部建立在主播流量的基礎上。高薪模式給到了主播保障,但是主播們也可能因為有了保障而不用像以前那么拼。僅僅用金錢利益捆綁的主播和平台的關系並不是一加一大於二,而是魚缺不了水但是水卻可以四處流的關系。燒錢擴張是無奈的必由之路,熊貓的運營需要負擔高昂的帶寬以及眾多主播的高額工資,還要外部營銷造勢。所以直播平台不能缺錢,主播收不到工資立馬就會轉投平台,加速瓦解平台,資金鏈條一旦斷裂對於直播平台來說一點反轉的餘地都沒有。


3、定位范圍太大,一口沒有吃成胖子反成負擔

熊貓的定位為它埋下了資金斷裂的隱患。熊貓既不像映客專注來錢快的秀場業務,又覬覦遊戲領域的蛋糕,還要嘗試綜藝直播。其中綜藝直播和遊戲直播都是要大把燒錢的。而在遊戲領域已經有鬥魚和虎牙兩大玩家,相比之下熊貓沒有競爭力,很難獲得資本的認可。遊戲直播領域粉絲粘性高,相對而言對主播沒有那么依賴,在垂直領域更有周邊深挖的潛力,對於看好這一領域的投資人士來說,垂直的鬥魚和虎牙相較於熊貓是更好的投資標的。2018年3月騰訊同時戰略投資鬥魚和虎牙,表明了對遊戲直播領域未來的憧憬,然而熊貓卻因為定位而失去了被資金青睞的機會。


泛直播平台不再吸金 取而代之的是直播+模式

從熊貓直播的境遇和最新公布的其他直播平台財報中我們不難發現,直播平台依然能賺錢,但是對資金非常依賴,缺乏一個健康的商業生態。泛直播平台不再吸金,取而代之的是直播+模式。


1、直播融資由盛而衰,資金收緊流向頭部玩家

IT 桔子數據顯示,2013 年-2019 年 3 月,直播領域共計發生 148 起投資事件。其中,2015 年-2016 年是投資的高峰時期,共計發生超過 80 起投資事件。而2017 年僅發生 29 起,2018 年延續趨勢,僅 14 起投資事件。但是平均單筆融資金額卻持續走高。2016 年直播領域,平均單筆融資金額約合 3000 萬元,到了2018 年,該領域平均單筆融資接近 1 億元。這是因為諸如虎牙直播、鬥魚、映客直播等頭部玩家的單筆融資金額都超過了 2 億元。


2、泛直播平台比較脆弱,發展空間有局限性

直播領域的現狀是資源主要集中在頭部玩家,並且以垂直領域的玩家更為受器重。就拿同樣盈利的虎牙和映客比較,映客雖然是頭現金奶牛,但是它的估值卻遠遠低於虎牙。映客目前市值為41.84億港元換算成美元僅5.3億美元,而虎牙的市值已經達到了52.72億美元,接近映客的十倍。盡管映客能賺錢,但是它具備直播平台所有缺陷,依賴外部資金和主播,也沒有其他變現渠道,優勢僅是當前市場占有率較高。因此它的天花板太過明顯,想象空間非常有限。


3、直播+模式在持續進場,行業巨頭依然看好直播領域

秀場模式,門檻較低想象空間有限,這種模式也僅剩下映客一家。頭部玩家夠享有直播流量紅利。但是最近陌陌和yy的財報中直播的營收比重開始占到大頭,這些還有一定社交關系,並且還有其他收入渠道的直播平台相較於純直播平台映客更有競爭力。最近騰訊推出了針對微信公眾號的直播工具“騰訊直播”,將直播搭載進公眾號生態,這是內容社交+直播的強勢來襲。而淘寶、京東等等電商平台也在持續加碼直播,電商+直播的變現能力也毋庸置疑。當下行業巨頭依然看好直播領域,而單純的直播平台如果沒有一個可以依附的領域或許很快就會被淘汰。


熊貓直播的倒閉讓人懷疑直播領域的盈利能力,但是另一面各大直播平台的財報有釋放出了積極的信號。實際上熊貓在月活可觀的時候主動關停,果斷的結束了發展,是因為它已經看到了直播平台對資金的依賴以及自身缺乏投資吸引力的缺陷。當下行業巨頭依然持續在入場直播領域,直播領域還有想象空間。只不過未來的資源都會聚集在頭部平台,以及那些擁有依附領域玩家的身上。

發現王者 成為勝者 立即下載